当前位置:花果行-鲜花水果种植专业合作协会国学红楼梦中宝钗为何会跟邢岫烟说他们家很穷?
红楼梦中宝钗为何会跟邢岫烟说他们家很穷?
2022-08-12

薛宝钗是与林黛玉比肩的《红楼梦》女主角。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详细介绍。

金陵“贾史王薛”四大家族,薛家因为“有钱”,成为这个团体的钱袋子。后来薛家主事人薛宝钗的父亲——紫薇舍人薛姨爸去世,薛姨妈孤儿寡母,带领一儿一女投奔荣国府。

对于薛家的到来,荣国府上下基本是欢迎的,王夫人“喜的带领媳妇女儿人等接出大厅”,贾母也遣人请姨太太住下,贾政更是亲自安排薛家住在梨香园。

相比黛玉被一顶小轿抬进府内,与贾家内眷相见,到晚间睡觉时,奶娘才来请问贾母黛玉房舍之事,对比来看,贾家上下更欢迎薛家的到来。

那么贾家上下,为何对薛家的到来,几乎没有人有冷漠的表现,这其实和贾家人的家风和喜好有很大关系。

那么,贾家的家风是什么呢?

从秦钟的父亲秦业眼中看来:“那贾府上上下下都是一双富贵眼睛……”

从荣国府的老祖宗贾母眼中看来:“我知道咱们家的男男女女,都是一个富贵心,两只体面眼,未必把他两个(喜姐儿和四姐儿,穷家的女孩子)放在眼里……”

秦业是贾家的外人,贾母是贾家历经风雨的人精老祖宗,他们对贾家家风的评价,应该是客观,又精准的,那就是:爱富贵。

贾家爱钱,但《红楼梦》开篇,冷子兴就点出贾家的境况:“如今这荣国两门也都消疏了,不比先时的光景。”

贾家本就爱富贵,又处于缺钱的时候,因此薛家的到来,对荣国府上下的人来说,正如瞌睡了,递来了枕头:好好善待薛家,好得些钱财,大家度日。

因此,林黛玉进荣国府时,王夫人作为一个管家人,连黛玉的住所都没安排,但薛家拖家带口来荣国府时,贾母还是让人传话,让薛家住下。其余贾家上自王夫人,下至丫头、仆役,对薛家都表示了尊重。

薛家有钱,是贾家及外人对薛家的印象。

在贾家家塾中,金荣、香怜、玉爱,都是“图了薛蟠的银钱吃穿,被他哄上手的……”

贾家私塾贾代儒的孙子贾瑞,也是爱银钱的主,利用爷爷在私塾中的权威,“一任薛蟠横行霸道”,为的是“附助着薛蟠,图些银钱酒肉……”

就连宁国府的红人贾蔷,亦和薛蟠相好,而薛蟠在贾家拥有如此好的人缘儿,靠的都是什么呢——银钱。

就连薛姨妈的亲妹妹王夫人,都“知她家(薛家)不难于此(日费供给)……”

爱财如命的邢夫人,在衡量薛蝌和自己内侄女邢岫烟的婚事时,也从内心独白中,透露出了她对薛家的看法:“薛家根基不错,且现今大富……”因此决定同意这桩婚事。

因此可见,薛家在外的形象,就是大富之家,也因为这富贵的名头,薛家在贾家上下都很能吃得开,宝钗也靠着这富贵的资本,得到了王夫人的青睐。

但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是,宝钗在四下无人时,对邢岫烟却哭起了穷。

第57回,宝钗见穷女孩邢岫烟腰间佩戴着一块质地不错的碧玉佩,因此对邢岫烟说道:“这些妆饰原出于大官富贵之家的小姐,你看我从头至脚可有这些富丽闲妆?然七八年之先,我也是这样来的,如今一时比不得一时了,所以我都自己该省的就省了……”

在邢夫人说薛家是大富之家时,宝钗却在私下对邢岫烟哭穷,薛家到底是穷人,还是大富之家?哪一句话才是真的?

有钱人?这是薛家拉大旗扯虎皮的烟雾弹

薛家有钱名声在外,但其实从很多细节中看出,薛家的行事是非常矛盾的,薛姨妈和宝钗,办事抠抠索索。

1、小气的薛姨妈,为啥不请客?

薛姨妈带领一家住进荣国府时,就对王夫人说薛家在荣国府一应日用供给,一概免却,但从后来薛家和贾家的交往来看,薛宝钗搬进了大观园居住,她房中的供给是都在贾家支出的。

薛姨妈也是,贾家的大小宴请,薛姨妈都出席,并且坐主宾席,不过从一次贾母和王熙凤唱双簧打趣薛姨妈,可以看出,薛姨妈几乎常年在荣国府赴宴,却从来没有回请过。

直到芦雪庵赏梅一回,天降大雪,薛姨妈表示,本来下雪想请贾母等赴宴赏雪,但听宝钗说贾母心下不大爽快,因此没请。

薛家在贾家是客,哪有主人要求客人请客的,按理贾母该表示谦虚,哪能让客人请客?但贾母恰恰没这么说,却说下雪的日子还多呢,到时再破费不迟。

贾家是讲究礼仪的贵族之家,但贾母却偏偏这么回应,很有意思了,没料到,王熙凤接下来的话,真的让人下不来台:“姨妈看仔细忘了,如今竟先称五十两银子来,交给我收着,一下雪,我就预备下……就不得忘了……”

从贾母和王熙凤的打趣中可以看到,薛姨妈天天赴贾家的宴席,但却很少回请;其次,薛姨妈也知道自己应该回请,但每次都找各种理由混过去了。

面对贾母和王熙凤让人难堪的玩笑,薛姨妈除了尬笑还是尬笑,全无其他反应,为啥,薛家兜里没有钱。

因此,在香菱不小心把一条红石榴裙子弄脏后,内心非常着急,宝玉马上解围说,我知道薛姨妈对家里人非常小气,日常生活还抠抠索索,如果知道你把裙子弄成这样,还指不定怎么吵你呢?

还是因为,薛家根本没有钱。

2、周到的宝钗,为何帮史湘云举办螃蟹宴?

薛家虽说表面上自己负责一切开销,但蹭贾家的不是一星半点,可以看到,整部红楼梦,有贾母就有薛姨妈露面,但薛家正式请贾家人,一回也没有,唯一的一次,就是薛宝钗帮助史湘云办螃蟹宴了。

史湘云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孩,上无父母,下无姊妹,她要举办一次赏桂花的诗社,但却无钱治诗社的席面。

这时,宝钗适时提出可以以湘云的名义邀请荣国府后宅的女眷赴宴,由宝钗出钱出物治席面。

按照宝钗的想法,只需几篓子螃蟹,几桌果碟子,几坛好酒,又省事又热闹,刘姥姥后来为这顿螃蟹宴算了一下账,需要20两银子,这在刘姥姥肯定是一大笔钱,但参照王熙凤让薛姨妈拿出50两银子治席面的标准来看,可知,薛家好不容易请一次客,是非常小气的。

而薛姨妈死活都不请客,宝钗却要帮湘云张罗席面,是为什么呢?为省钱!

如果是以薛姨妈的名义请客,花费可远不止于20两银子,但以湘云的名义请,一个姑娘家办席面请客,20两的席面不少了,薛家不仅落了湘云的人情,还补上从没请过客的缺,你说妙不妙呢?

3、薛蟠带的礼物,为啥都是风土玩意儿?

薛潘从江南出差回来,给宝钗带了一箱子东西,都是什么呢?笔墨、纸砚、香袋、香柱、扇子等玩意儿。

对于贾家这样的国公府来说,这些东西不值钱,只是有点新意,宝钗把这些小东西,按人一分一分送给荣国府上下的人,虽说送的人不少,到底都不值啥钱。

薛蟠一个大老粗,会想得这么细,给妹妹带这些有新意的东西?不过是宝钗提前嘱托过罢了:既要搞好各路人脉的关系,又要少花钱,宝钗也是费了心思了。

薛家有钱是假的,真假难辨是策略

从种种细节来看,薛家大富之家,平时行事却非常节省抠门,这是为什么呢?薛家对自己的家底是有数的。

红楼梦故事,有一个总的主旨——假作真时真亦假,其实对薛家也适用。

而薛家作为皇商,在四大家族中,有钱的名声早已打响,但是薛家当初投奔荣国府,表面上看,是因为宝钗父亲死了,家里没有主事人,实际是薛家已经没钱了。

“薛蟠父亲死后,各省中所有的买卖承局、总管、伙计人等,见薛蟠年轻不识世事,便趁时拐骗起来,京都中几处生意,渐亦消耗。”

也就是说,薛家当初投奔荣国府,就是为了将宝钗嫁给贾宝玉,从而像宝玉讲的老鼠精的故事一样,将贾家的财物搬回薛家,以解薛家困局,但是贾史王薛作为长期合作的伙伴,太知道他们这些家族的生存之道了,因此薛家如果以穷光蛋的身份,荣国府的门怕都进不去,更别谈什么金玉良缘了。

薛家只有拉虎皮扯大旗,放了一把烟雾弹,以大富之家的身份,才能投其所好,让宝钗入了王夫人的法眼。

其实,当薛家冲着贾家财物来时,王夫人更是想借助薛家的财富,补上王夫人多年管家,落下的亏空。但是王夫人和薛姨妈再亲近,也绝不会让宝钗把儿子宝玉的财富搬到薛家。

所以,别看王夫人支持宝钗成为宝玉儿媳,但金玉良缘真成真后,王夫人怕是肠子都要悔青了!